文/游戏陀螺Echo

上周,Kabam旗下的金牌手游《漫威格斗:冠军之争》温哥华工作室易主,传将以8亿美元卖给韩国移动游戏巨头网石公司。虽然这个消息早前就已经传出,但当确切消息传出,还是让人唏嘘不已。另外,据Kabam一位代表表示,他们也将为Kabam剩余资产寻找买家,包括北京工作室、洛杉矶工作室和旧京山工作室。

相信做海外页游市场过来的行业人士对这一消息的触动可能更为强烈。Kabam曾是西方页游时代的领头羊。在曾是PC游戏和主机市场为天下的西方市场,Kabam在F2P的页游市场独树一帜,打造了多款收入破1亿美元的产品,成为很多人艳羡的对象。而移动游戏时代的到来,Kabam也抓住了机会,打造了《漫威格斗:冠军之争》等这样畅销的手游。

就在今年8月,KabamCEO周凯文接受GamesIndustry.biz採访时,还谈到Kabam正在步入「多年转型期」的后半阶段,表示公司的方向重点是少而精,集中做几款高水准大制作,并且每款的研发和市场推广的费用预算高达2500万美元。

而短短4个月的时间,Kabam这么巨大的转变,不得不让人感叹。而这也说明今年手游市场的艰辛与无奈。

售卖的背后:产品延续问题

迫使Kabam最终走向售卖的其中一个原因定是产品延续问题。这也是全球移动游戏公司都在面临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如何连续打造成功的产品。因为研发成本和市场营销成本的不断推高,使得今年这个问题尤其突出。

全球三大顶尖手游公司也是如此。Supercell和King虽然都找到了好买家,卖了个好价钱,但产品延续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他们。而MZ(更名前为MachineZone)也只有两款SLG产品(《战争游戏》和《雷霆天下》),在各大西方手游公司纷纷变卖部分或全部资产时,MZ似乎陷入了「无人接盘」的境地。

全球第一手游公司Supercell,虽然目前只有上线四款游戏(《部落冲突》、《海岛奇兵》、《卡通农场》、《皇室战争》),但据Supercell游戏主管Timur

Haussila在今年11月份的蒙特娄国际游戏峰会上演讲中表示,Supercell实际上在不同阶段砍掉了14个项目之多。而其3月份喧嚣一时的《皇室战争》也是在立项的10个研发项目中,唯一一款面向全球市场推出的产品(7个在原型阶段被叫停,2个在测试发布期间被叫停)。Supercell连续推出成功产品的神话也是基于扼杀了多个项目才得以维系的。

King则一直在三消领域圈地,不断叠代出各式各样的三消产品,当然King也有危机感。2015年年底,King执行长就曾对外宣称进军重度游戏领域,只是到现在也没见到溅出一点水花来。所谓说来容易做来难。

而作为三大巨头之一的MZ虽然看似表面风光,实则背后焦头烂额。MZ旗下两款SLG产品靠高广告投入维持高榜单显然陷入了恶性循环。据去年MZ创始人跟Kabam当时的一位高管因酒会引发的官司抖出,《战争游戏》的LTV与广告投入的比值为1.2,也就是说投放的ROI为120%,营销成本高达83%,而《雷霆天下》的上线只会让这个比例更高。据iSpot.tv数据显示,2015年,MZ在美国电视广告共投入了9270万美元,成为当年度在电视广告领域花费最多的游戏公司。今年,MZ也是继续其一贯的大手笔的作风,电视广告投入排名每月都是靠前,比如7月,MZ以870万美元排名第一。而传2014年的一次融资,MZ估值就达到了30亿美元。高估值,低利润率,加上产品品类单一,接盘者难觅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其它移动游戏厂商遭遇更加窘迫。比如Glu,其明星模拟手游《金卡戴珊:好莱坞》获得空前成功后似乎就没有其它「像样」的产品出现。因收入下滑,今年不可避免的也出现裁员风波。而另外一家我们耳熟能详的Rovio也是一直吃《愤怒的小鸟》的老本,今年最终靠《愤怒的小鸟》大电影的成功才获得一条新生之路,Rovio为此也准备筹拍《愤怒的小鸟》大电影续集。

西方公司的落寂,国内厂商的机会

除了产品延续问题之外,还有国际化道路的举步维艰也是西方公司今年显得尤为落寂的原因。对于西方公司来说,中国游戏市场无疑是最具诱惑力的,但是中国也是最为复杂的市场,在中国能够获得成功的产品也是寥寥无几。而早在2010年就在北京设立办公室的Kabam,也没能真正打开中国市场。

反观国内手游市场,2016年也是极其痛苦的一年。今年更多的是腾讯、网易在收割市场,圈用户,很多大厂、中小型公司也备受压力与煎熬,对于即将来临的2017年也甚是忧虑。为此,游戏陀螺也发布了「超100位业内人士调查:决战2017,应该做怎样的游戏?」「2016年最后1个月,超100位游戏业人士调查:你最焦虑的是什么?」「穷途末路、价值回归:超100位业内人士眼中的游戏业2016」等系列文章反应游戏圈生态。

或是出于压力,或是出于布局,或是由于西方市场更为公平透明的环境,今年也是很多国内公司和产品在国际舞台大放异彩的一年,让我们看到了机会。

机会1:投资收购西方游戏公司

据了解,今年很多国内上市公司在寻找海外优质资产,包括海外游戏公司。从今年各大国内厂商的动作来看,却是如此。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今年游戏圈海外收购的大事件。

3月,游族网络宣布拟8000万欧元收购了德国知名游戏开发商Bigpioint100%股权;

6月,腾讯宣布以86亿美元收购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公司84.3%的股权;

10月,巨人网络等组成的财团以44亿美元完成收购休闲博彩类游戏巨头Playtika

鑑于中西方差异,西方游戏市场一直都是国内公司渴望又遥不可及的大蛋糕。通过收购或投资,可以更加快速的进入当地市场。

机会2:西方华语市场具备一定潜力

早在2015年,网易的《梦幻西游》手游中文版登陆美国市场,虽然算是一次试水,但成绩不错。从2015年5月到2016年5月,基本都维持在美国iPhone游戏畅销榜Top100内。一部分时间是在Top50、Top60左右,而最高排名为#27。

AppAnnie:《梦幻西游》手游在美国区iPhone游戏畅销榜走势图

尝到甜果的网易,今年大热门的《阴阳师》中文版也登陆了西方市场,成绩更为喜人。该游戏在纽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都曾登顶iPhone畅销榜总榜,在英国和美国的畅销榜总榜最高排名分别是#9和#10。以最大的西方市场美国为例,从10月11日开始,大部分时间都排在iPhone游戏畅销榜Top30左右,近日有所滑落,截止到撰稿时的排名为#48。

AppAnnie:《阴阳师》在美国区iPhone游戏畅销榜走势图

《阴阳师》也成为Facebook2016年最佳移动游戏之一,与《精灵宝可梦GO》和《皇室战争》同时入榜,可见《阴阳师》在海外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除了网易,游族网络的《少年三国志》中文版在美国市场的表现也值得一提。虽然整体看,排名波动比较大,不过该游戏在美国iPhone游戏畅销榜最高排名为#11,也经常出现在Top50内,而在2015年12月到2016年5月之间,整体排名也相对平稳。

AppAnnie:《少年三国志》在美国区iPhone游戏畅销榜走势图

机会3:博彩类游戏市场

北美三大移动品类:策略类、三消休闲类及博彩类游戏。不同于前两者高调奢华赚钱,博彩类游戏更多的是闷声赚大钱。像北美、东南亚的博彩类游戏都是很大的市场。就是日本也通过了备受争议的赌场合法化法案,这也让未来的日本博彩类游戏市场具备了一定的想像空间。

很多厂商钟情于博彩类游戏,除了里面可能存在猫腻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生命周期长,也就意味着赚钱能力强。举个例子,Zynga曾是Facebook社交游戏巨头,但到了移动游戏时代,一直转型不成功,经历裁员、股价下跌等等事件,直至砍掉了不怎么赚钱的体育和跑酷类游戏,只留下了那些最赚钱的,比如《Zynga

Poker》等博彩类游戏才稍有起色。而巨人网络等组成的财团收购以色列博彩类游戏巨头Playtika显然也是看中了这块蛋糕。

机会4:策略游戏

移动游戏市场越发艰难,研发成本和市场推广都在不断推高,为了尽快回收成本,高ARPU和长生命周期的产品显然是大家追求的,无疑策略游戏符合这一属性。此外,相比国内用户,海外用户也更加接受或者喜欢这一品类。

不过策略游戏是一个很大的范围,有中度策略游戏像Supercell的《部落冲突》,这也引发了很多跟风者,IGG的《城堡争霸》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而重度策略游戏则以MZ的《战争游戏》为首,随后智明星通也打造了畅销手游COK(ClashofKings),并凭借这一品类在海外SLG品类中分得一杯羹。

COK的成功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也有其它的策略游戏获得不错的成绩,比如福州龙腾中东旗下的定位阿拉伯和中东市场《苏丹的复仇》表现优异。又比如另外一款COK类、表现也甚是优异的则是北京龙创悦动的《丧尸之战(LastEmpire-WarZ)》。这款游戏尤其在土耳其和俄罗斯表现突出,今年1月-11月,iOS&GooglePlay收入基本排在土耳其市场Top

5,而俄罗斯市场则是5月-11月都在Top6内。

此外,Tap4Fun也是做海外市场策略游戏的专业户。

由此可见,策略游戏一直都有机会,但是策略游戏研发成本和推广成本都非常高,不是一般厂商敢于轻易尝试的。

据了解,很多国内公司都在布局策略和博彩类游戏。

结语:

一周后,我们就将迈入2017年,明年或许很难,但机会还是有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营销 | Marry | 酒店管理 | 栃木県香港事務所 | 装修公司 | 方翟宝包装机械设备厂 | 安塔网络 | 广告 | 潍坊市兴源防水材料有限公司 | www.danjipla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