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光环之下,旗下游戏的电竞之路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人失望?

即使现今《守望先锋》的表现不如高峰时期,但作为近两年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当之无愧。截止目前,《守望》已经累计3500万玩家,并在火爆的同时获得了多项大奖:「TGA2016」年度游戏、最佳多人游戏、最佳电子竞技项目三大游戏大奖,2017英国「金摇杆奖」年度电竞游戏奖。但与其游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电竞之路似乎越走越艰难。

战队解散总监辞职,守不住电竞的《守望先锋》

11月29日,着名战队MY宣布放弃《守望先锋》项目。这支获得了2017年中国守望先锋联赛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的明星队伍,因为无法担负长期的亏损而决定转移到其他项目。而在MY宣布之后3天,夏季赛冠军OMG战队也解散了守望先锋的分部。今年年初,WE战队也宣布了解散。

战队的纷纷解散让众玩家笑称OWPS(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是不是「解散杯」。

同样,《守望》的电子竞技赛事也一直不温不火乃至陷入寒冬。在国内,除了OWPS、OTS系列赛以及时空杯外,便很难有其他守望的联赛可以参与。而国际官方指定赛事守望先锋联赛OWL则因准入成本过高而导致各路战队宣布退出。同时12月6日,暴雪中国电竞总监齐文峻Larry也因为国内战队解散以及守望世界盃期间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而宣布辞职。

中国电竞总监Larry陷入黑箱操作争议,现已经微博宣布辞职。

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暴雪是战队和赛事的心头痛

游戏火爆吸引赛事和战队,赛事与战队推动游戏发展本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到了暴雪游戏,这种「理」却被生生斩断。无论是《星际2》的失利、《风暴英雄》的沉默还是现在《守望先锋》的尴尬处境。

在赛事举办方眼里,暴雪似乎管的太多了。想要举办暴雪游戏的电竞比赛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根据「暴雪娱乐社区比赛授权条款」规定:暴雪旗下所有游戏相关的第三方赛事想要举办都必须经过暴雪授权,每场比赛不得超过1万美金(6万元),累计不得超过30万元。并且审核程序非常繁琐,超过1万美金(6万人民币)的赛事还必须提交包括赞助商以及各种活动的计划资料。不仅如此,暴雪还要从赛事赞助方抽取极高比例抽成。这些都大大提高了暴雪游戏电竞比赛的门槛,让许多想办综合国际比赛的组织望而却步。

为了吸引战队,有些比赛用「补贴」形式发放超过6w的奖金,虽然有捡漏的嫌疑,但发奖金都这么憋屈也是心疼。

然而对于急需扶持的各路游戏战队,暴雪又经常採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例如《守望》的赛事大部分都是周期较长的联赛制度,战队需要与赛事捆绑以争夺最后的奖金池。而这就意味着这些需要长期打拼的战队在短时间内无法得到更多的赛事曝光与资金帮助。而暴雪对这种普遍情况也很少扶持或帮助。因此各个战队只能先自行贴补度日,实在无法支撑了就转项目与解散。

手握这么多「炸弹级别」好牌,电竞一直差强人意,暴雪的良心估计很痛。

想取得控制权?暴雪官方电竞太小气

在暴雪眼里,似乎只有自己能够掌控的赛事和战队才值得扶持。这件事从《守望先锋》官方态度中就可以一窥一二。如果其他赛事与官方授权的比赛冲突,就必须要为其让道,以避免抢其风头。曾经斗鱼直播与NGA联合举办的「NGA

CUP」,也因为和暴雪授权的时空杯时间冲突而不得不取消。而2018年暴雪也宣布将「守望先锋职业联赛」改为「挑战者系列赛」:「这将会为选手创造更多的机会来挑战自己,同时也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被『守望先锋联赛』的星探所发掘」。这样的说法让很多的战队更加看不到未来,因为参加了官方联赛后自己的明星选手反而可能会被官方比赛选走。

席位价格高达2000万,全球比赛大一统?这个车很多俱乐部上不起也不敢上。

然而各路官方赛也不尽如人意,因为暴雪的比赛奖金相比其他比赛而言实在太缺少吸引力。比起电竞赛前三的DOTA2、CS:GO以及LOL的千万奖金,守望赛事的百万级别的总奖金,可以说是非常寒酸了。这也不难怪和其他游戏比赛一冲突,其吸引力瞬间大减。同时,赞助商对于官方赛也是小心翼翼。即使有后期门票与其他消费带来的大额收益期望,金主们也不敢贸然支持战队和比赛,因为赛事的信息过于不透明让其非常焦虑,不敢贸然投资。

除此以外,暴雪在一些游戏设计和赛事设计上也有所欠缺,像培养赛事的同时没能保护地区实力的差异性。于是发展成熟的韩国战队在国际联赛中陆续碾压欧美的队伍,严重地打击了当地选手,观众的热情以及赞助商投资的想法。

韩国《星际》KeSPA争端显端倪,太过强势只会两败俱伤

暴雪在电竞上的强势态度不是一天两天了,曾经与韩国电竞组织KeSPA的恩怨大概可以写入电竞行业重要的历史里。《星际争霸》电竞赛事在韩国火爆之后,暴雪进入韩国《星际》电竞市场,要求参与获得赞助或广告等品牌收益。而亲自搭建起韩国电竞职业体系,拥有绝大部分本土职业选手的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又怎么会轻易地将这块肥肉与他人分享。

强龙不压地头蛇,暴雪想要分的羹对于KeSPA看来太多了。

原创是智慧财产权最好的盾,也是最容易戳死游戏电竞生态的武器。在暴雪提出了影响今后的暴雪系游戏电竞授权要求未被Kespa接受之后,暴雪放弃与KeSPA合作,并在推出《星际2》的时候将其纳入战网系统,从而取消了区域网对战。同时,暴雪将韩国地区《星际争霸2》《星际争霸》《魔兽争霸3》《魔兽世界》及后续资料片的3年独家赛事主办权和电竞赛事播放权给了另一家组织GomTV。KeSPA也给予反击,利用自身在韩国电竞的垄断身份与政府权力让其游戏推广一路不顺,如《星2》游戏评级过高,知名战队集体拒绝参与《星际2》赛事等等。

《星2》曾经被评级为「成人级」,经过多次协商才回到「12岁以上玩家」。

这场权利的争夺谁也没能获得胜利。期间KeSPA失去了靠《星际2》给多年《星际》联赛带来新鲜血液的机会,而暴雪《星际争霸2》则一直遭遇推广的重重阻扰,在《英雄联盟》《DOTA2》等参与竞争之后逐渐失去吸引力。

学一点拳头?暴雪「爸爸」脾气真该收一收

曾经有人戏谑:「如果暴雪能多开放点心态运营,这个世界上也许就没有Riot的事情了」。暴雪作为电竞的开拓者,在电竞上的创举绝无仅有:从星际系列的RTS,到魔兽系列MOBA的启蒙等等。反观只有《英雄联盟》的拳头,将一个游戏做的风生水起直至站上电竞巅峰,这和其一直对电竞体系的打磨,对战队和比赛的扶持以及合作不无关系。

LOL全球S系列赛事堪称游戏盛宴,众多子产业因此活跃。

电子竞技不止是游戏产业链中继续吸金的道具。作为部分独立于游戏的领域,电竞迄今已经拥有了自己相对独立的运营逻辑与生态。而作为创造游戏的公司,其需要的不是面对电竞的居高临下,而是更开放的心态以及多方相互的尊重与合作,以达成互赢局面。即使现今暴雪意识到了这一点,要走的路的还有很多很多。

管卡 | 一站式 | 有限公司 | 铣床 | 广东奇力士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 http://wenzhoult.com | http://geruiedu.com | 贵阳市 | 蚂蚁 |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