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刀!就差一刀!7杀,他做到了!XQ团灭了对方,EDGM离复活还有五秒,XQ有机会一波!」

小山不自觉放下手中的筷子,嘴里也停止了咀嚼,脖子前伸专注的看着电视。

「先吃饭,吃完再看。」

爷爷敲了敲白瓷的盘框,有些不满的说道。

小山点了点头没说话,余光还放在电视直播的KPL秋季赛上,不过却拿起筷子伸向菜盘。

「我没有父母」

「我没有父母。」

第一次见到小山时,他这么和我说道。不过在我还纠结该不该把脸上的诧异调整成同情时,他紧接着又补了一句:

「和没有差不多。」

事实上,尽管包含着一些少年人的怨气,但小山的父母在他的成长之路上确实更像个过客。在他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小山的父母就因为各种「大人的原因」离婚了,从记事开始,小山就是和爷爷一起长大的。对他来说,父母代表的更像两个法理上的至亲和生活中的陌生人。母亲有了新的家庭,父亲多年来一直在外地奔波,在少年塑造人生观和世界观最重要的时期,陪伴他的一直是在一家公立高中做物理老师的爷爷。

在小山的记忆里,带着老花镜在台灯下备课的爷爷,放学后在厨房伴着油烟炒菜的爷爷,幼儿园门口等自己放学的爷爷取代了父母的身影。虽然也有过羡慕其他孩子有父母陪伴,但小山却似乎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委屈。

「大概是从没经历过,所以不觉得有多少不一样吧。」

谈到这个话题时,小山说出了这么一句和年龄不符,略显深沉复杂的话。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碗筷收拾完毕,小山洗干净手回到客厅。爷爷正坐在木沙发上喝着茶,随着最近的一场秋雨降下,天气迅速转冷,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收拾出沙发布垫。小山在爷爷身边坐下,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来一局?」

「好。」老爷子挑了挑眉,也拿起手机点开了《王者荣耀》,没错,就是《王者荣耀》。实际上我和小山正是在一局游戏里认识的,而之所以会诞生採访他的想法,也是因为偶然发现同队的另外一个人竟然是他爷爷!

「我爷爷很开明,还会和我一起玩游戏。」

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少年脸上透着一股自豪,尽管他也说不清为何会觉得这一点值得炫耀。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随着游戏音乐响起,一老一小的特殊组合进入了王者崃谷。从我的视角看来,这一老一小捧着手机窝在沙发前的身影颇有些怪异,却显得无比和谐。

「爷爷你去下路吧,我打完野去帮你。」小山一边操纵着韩信走进野区一边说。

电视里XQ战队和EDGM的比赛已经结束,两个解说正在分析刚刚最后一波团战双方的得失。老爷子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熟练地控制黄忠走向了下路,从他们的交流可以看出来,类似的场景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爷爷喜欢用射手型英雄?」我有些好奇的问。

「也不是,就第一次玩的时候小山给我选的黄忠,后来就一直用这个了,不过也挺合适的,我们都是老头子嘛。而且我这手脚都不如他们小年轻儿喽,玩这个躲后面射的还行,他们那些一窜一窜的,我按不过来。」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买了把匕首,对线的英雄已经在兵线后露头,戴着眼镜的老人紧紧盯着屏幕,似乎微驼的背也挺直了一些。

「就是想和他多说说话」

真正和小山见面前,我脑中已经勾勒出一副父母离异,性格孤僻,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孤独少年形象。然而当真正接触以后,我却发现真实的小山和这种固定思维下的「留守儿童」形象相差甚远。

小山是个很外向的人,精气神中都透着干练,而尽管生活比许多同龄人多了些许坎坷,但小山和爷爷的日子过的并不拮据。作为几十年的资深老教师,小山爷爷的收入在他们生活的二线城市尚属中等偏上,况且一个孩子和一个还算健康的老人,除了小山的学费外,他们生活中的大额花销并不多。所以至少在物质层面,小山没有比别人少过什么。

「我不像许多爷爷奶奶只知道溺爱孩子,但既然有这个条件,我肯定也不会让小山过苦日子。」

爷爷两鬓斑白,微微驼背,却不显佝偻,他戴着细框老花镜,身上的线衣尽管不新,却很整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老知识分子的气质。但除了这些以外,老爷子在我眼里有着许多与一般老人不同的新潮。用智能机,还会和孙子一起玩游戏的老人,谁又敢说不新潮呢?

见面前,小山爷爷在我的想像中是这个形象

而当我问起小山爷爷为何会和孙子一起玩游戏时,他的回答却显露出了一些属于长辈的良苦用心。

「我觉得吧,玩游戏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不影响正常生活和学习。我从小山小的时候就说,你玩游戏可以,但是在那之前必须先写完作业,而且玩一会儿就得出去运动运动,小山自己也挺自觉的,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儿。」

我和小山爷爷说这些的时候,小山正在自己屋里用电脑看之前因为高考落下的新番。爷爷说话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屋里带着耳机的小山。

「别的他喜欢的我也不懂,倒是玩游戏的时候能和他多说说话。」

我总觉得,最后这句话才是小山爷爷最看重的。

恐怕许多人都羡慕过类似的场景

「该怪的不是工具」

「我来了,你等我先上」

小山的韩信带着红Buff从草丛里冲出来,直接挑飞了对面的后羿,老爷子一个大过去,瞬间收到人头。

「漂亮!」我一边喝彩,一边见缝插针的提出疑惑:

「您没有担心过小山沉迷游戏吗?感觉一般做老师的家长反而会把自己孩子管的比较严吧,我的母亲就是。」

「我觉得这其实是观念问题,现在这游戏和我们那时候下棋没什么区别,就是娱乐方式而已。我觉得孩子看电视还不如玩游戏,至少这个还动动脑子。」

「这么说吧,就和打仗一样,你该怪的不是坦克大炮,是开坦克大炮的人。只要不耽误别的事儿,不违法乱纪,孝顺长辈,我就从来不拦着小山玩儿。」

我注意到老爷子这么说的时候看了眼身侧的小山,眼神温润中带着自豪。

「他也一直挺懂事儿的。」老爷子又一次说道。

而其实在小山成长的路上,《王者荣耀》并不是这支忘年队友游戏之路的开始。和这一代许多人一样,电子游戏这种娱乐方式一度占据了小山的大部分娱乐时间。但相比其他对游戏避之如蛇蝎的家长,小山爷爷选择了在小山玩游戏的时候参与进去。

面对把孙子从自己身边「抢走」的那些新鲜事物,小山爷爷没有粗暴的拒绝,而是试着去尝试,去理解。

「我也有不少学生天天玩手机,我不是不知道变通的老古董,我觉得吧,既然孩子们都喜欢玩游戏,那我至少得知道它到底哪儿让他们觉得有意思了。我要是自己都搞不明白它是怎么回事,我凭什么去教育小山?」

就是靠着这股老知识分子的执拗劲儿,最初想着看看到底把孙子从身边抢走的游戏到底好玩在哪的老爷子成了小山的游戏队友。最开始只是在小山玩游戏旁观,后来说不清是哪一次,小山爷爷在孙子玩游戏时提出:

「让我来试试。」

再后来,小山翻出来了落满灰的第二个XboxOne手柄,第一次把手柄塞给爷爷的时候,他可能只是新奇,或是想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分享给最亲近的人。总之,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一老一小两个人就开始一起挤在沙发上交流游戏了。

小山在本世代主机中选择了XboxOne

小山的XboxOne是刚上高一的时候爷爷奖励给他的,那时他们约法三章,只能在写完作业后才能玩游戏,只有放月假的时候才能玩游戏,每次玩游戏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而就是在这台XboxOne上,两个人完成了第一次在虚拟世界的相遇。

「我《战争机器4》就是和爷爷一起通关的。」小山说这话的时候如愿看到了我脸上诧异的表情,他略显得意的笑了笑。

「就是他有点菜,都打不着人。」

「你这孩子——」老爷子一边笑骂,一边操纵着黄忠和孙子一起走向上路。

「不过确实我有点玩不动那些游戏,毕竟老了,光看着就够眼花缭乱了。」

「玩手机游戏不会吗?」,我问道。

「这些还行,玩起来还省点事,我也看得清,不过玩久了眼还是不行。」

我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觉得,移动平台崛起带来的全民游戏时代是件好事。

事实上《战争机器4》里的马库斯,看起来比小山爷爷还要老一些

够「潮」的老物理老师

在小山上高中之前,他爷爷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子游戏,尽管也会用PPT来讲课,但游戏一词与这个从业40余年的老教师最大的交集大概就是在教训不听话的学生时。甚至连用拼音打字,小山爷爷都是前几年学校开始提倡无纸化办公才学会的。

「他拼音还是我教的。」小山还记得初中时爷爷翻着他的小学语文课本自学汉语拼音的情形。

「不学不行喽。」小山爷爷说,「现在都无纸化办公了,不会打字儿连课都没法上。变化太快了,我们学校物理组这两年新来的小年轻儿们平时说的东西我都听不懂了。」

尽管老爷子这么说,但从会和孙子一起玩游戏这点上,我还是觉得他已经够「潮」了。

「最开始玩游戏就是想着和孙子多点交流的机会吗?」

「也不全是,我也是怕他沉迷游戏,堵不如疏,我去陪他玩总好过他自己偷着玩。」

小山爷爷押了口茶说道。

「现在这样的孩子太多了,我们班上好些孩子不就是,天天翻墙出去上网,叫家长过来骂一顿,过后该逃课还是逃课。我就一直觉得这种教育方式不对,我一直讲究和学生们打成一片,所以我的学生们都喜欢听我上课,我也不介意他们和我没大没小。」

老爷子说起教育事业来显得神采飞扬,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少了几分。

对爷爷来说,一生中最重要的除了小山,恐怕就是教室里的一切了

「爷爷你别光说话,一起来推塔啊。」

小山插嘴我们的对话,比赛已经进行到了12分钟,场上的人头比是10:13,我留意了一下,老爷子黄忠的数据是2:3:2。

小山和爷爷一起玩《王者荣耀》是去年开始的事儿了,相较于过于复杂的主机游戏,小山爷爷还是更习惯这种操作相对简单的手游,尽管可能他自己也说不清手机游戏和主机游戏有什么区别。

老爷子觉得自己玩的还不错,虽然他的段位只是秩序白银。

「得了吧您,你先技能打中人再这么说吧。」

听到小山的调侃,老爷子挑了挑眉,我却从他的眉眼中看到了快乐和开心。我自己的爷爷常说人生暮年最大的乐事就是含饴弄孙,我想,小山爷爷大概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游戏与交流

「victory!」

随着胜利的音效,这局进行了25分钟左右的对局落下了帷幕。小山爷爷放下手机,端起面前矮几上的茶杯。我伸头看了看,小山的韩信是MVP,意外的是,老爷子的数据也不算坑。

「我就说吧,我玩的挺好的。」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间都透着笑,完美符合了「老顽童」这三个字在我心目中的印象。

「噫—」

小山扭过头去做了个不忍直视的表情,似乎看不下去自己爷爷的吹嘘了。两个人的互动在隔代人间显得自然又珍贵。

而就在第二天,小山即将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和在家住宿的高中时期不同,小山已经是个刚刚军训完的大一新生,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局。

尽管石市与北京相隔不远,但在他离开后,这个不大不小的房子里又将只剩下一个孤单的老人。我没有问小山的父亲为何这么多年都奔波在外,也没有问他母亲在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只看到了,在游戏胜利的一瞬间,小山眼神中掩饰不住的雀跃和老爷子脸上始终挂着的微笑。和许许多多人一样,电子游戏或许只是小山和爷爷生活中很微小的一部分,但作为一个游戏媒体人,看到一老一少借助游戏架起的奇妙交流方式,却只觉得有些什么堵在胸口,想要和别人分享出来。

我和小山认识没多久,在这之前,这对相依为命的爷孙俩已经一起走过了18年。小山的人生之路才刚刚启程,我想,爷爷还能陪他走很久很久吧。

http://vipworking.com | 主页 | http://sh-hlrubber.com | 利用 | http://dl-cranes.com | http://xzdoedu.com | http://shyhgcsb.com | 黑龙江 | 标识 | 科技